最后一课

作者: 毛佳蕾 作者所在学校、班级:武汉市洪山区广埠屯小学

  这是毛弟给我讲的故事。 

  毛弟是我的表弟,跟进城务工的父母住在城郊,在培英小学读五年级。培英这个校名听起来高大上,其实只有一幢两层旧楼和半个操场,学生全是农民工子弟。 

  前年暑假,毛弟被舅舅送到我家做客,我妈妈听他读的英语单词像河南口音,好生奇怪。毛弟说学校没有专职的英语老师,他们班的英语居然是体育老师教的——听起来就像网络上流传的段子,我笑了,我妈却流泪了。 

  后来,我妈请了一位家教,姓孙,60多岁的老太太,退休之前是重点小学的英语教师。孙老师满头白发,脸上却没有多少皱纹,衣着整洁,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10岁。第一节课,在毛弟家里上的,一共11个学生——那是毛弟全班的同学。上完课,孙老师的眼眶红了,说这些孩子学点东西太不容易了,她坚决不要我妈妈给的家教费,还承诺给这些孩子义务上100次课,条件是全体学生要背诵1000个英语单词。 

  在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孙老师每周六下午三点准时到毛弟家里做英语家教。她让毛弟做了两张表格,一张课时表,共100个小方格,上完一节课就勾掉一个小方格,另一张是单词记忆表,印了1000颗星星,全体学生背熟一个单词或语法,就涂亮一颗星星。 

  从夏到冬,孙老师每周坚持坐一个小时地铁,准时出现在毛弟家的客厅里。舅妈知道孙老师喜欢咖啡,每次上课前提前烧好开水,准备一小袋速溶咖啡。除了这杯咖啡,孙老师没收过任何东西,她声情并茂地上完课,还要陪孩子蹦蹦跳跳做游戏,笑容跟小孩一样天真。 

  毛弟全班的英语成绩突飞猛进,甚至有学生在全区英语比赛获奖了。有重点学校的学生家长找舅妈打听,希望高薪聘请孙老师做家教。孙老师坚定地摇摇头说,每周跟这些小家伙开心笑笑,这就够了。 

  时间过得很快,小方格勾掉了99个,毛弟和同学们用彩纸给孙老师做了100颗祝福星,装在玻璃瓶里,等待着第100节英语课。那天下午,街上飘起了小雨,已经三点半了,孙老师还没有来。等到四点多,泡咖啡的开水也凉了,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满脸汗珠的中年女子跑进来,气喘吁吁自我介绍是孙老师的女儿,前几天孙老师病倒了,到医院检查,胃部有病变,准备做手术。 

  “很抱歉,最后一节课,孙老师不能亲自来上课了,她坚持在病床上给你们讲了一节课,让我用录音笔录了下来,放给你们听,她说答应上100节课的,不能让学生失望。” 

  老师的女儿拭拭眼角,从背包里取出一支录音笔,播放最后一节英语课,孙老师朗诵的声音跟平常一样声情并茂,只是有些沙哑。孩子们静静地听着,眼里亮着两颗星星。 

  上完课,毛弟轻轻勾掉课程表上最后一个小方格,把100颗祝福星递给孙老师的女儿:“请您把这些星星带给孙老师,并且告诉她,我们已经背诵了977个单词,剩下的23个单词,我们一定会按照约定,今天全部背诵下来。” 

禁止将文章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未经主办方(人民银行武汉分行、湖北省教育厅)授权不得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