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棵榕树

作者: 黄怀萱 作者所在学校、班级:武汉市洪山区广埠屯小学

  爷爷在第三棵榕树下坐了七年,老树和一个黝黑沉默的老鞋匠,成了社区固定的风景。 

  七年来爷爷修补过无数的鞋子和背包,从不收费,招来太多的好奇询问,爷爷嘴笨,就写了块纸板——义务修鞋。修好的鞋子,爷爷整齐摆在树下,社区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气,拿回自己的东西,道声谢就走。 

  爷爷在家乡小镇上补了一辈子鞋,爸爸几年前把爷爷接到我家里。爷闲下来不是腰酸就是胃疼,又到榕树下摆了鞋摊。今天春天,爷爷的鞋摊收了。榕树下最近安装了一排长椅,大家都觉得不习惯,似乎丢失了什么。 

  放学回家,一个鼻子上有点雀斑的男孩忽然拦住我:“我看你给那老鞋匠送过饭,打听一下,你知道老鞋匠去了哪里吗?” 

  “你找他有什么事?我爷爷已经不补鞋了。” 

  “我有一双鞋还在他那里……”他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有爷爷歪歪扭扭的字迹,是爷爷贴在小区布告栏里的,大意是有一双鞋补好后没人认领,希望鞋主尽快到D5101室领取。 

  “那双鞋还在我爷爷的卧室里,你跟我去拿吧。”我记得那双旅游鞋,非常破旧,真没想到男孩还会穿这样的鞋子。 

  “我不要那双鞋,只想见见你爷爷,”他认真地说。 

  “你为什么一定要见我爷爷呢?” 

  男孩犹豫了一下,坐在榕树下的长椅上,跟我讲爷爷和那双鞋的故事。 

  男孩小科是去年冬天搬到瑞景社区的,有一天和同学在喷泉广场踢皮球。皮球漏气了,他抱着球跑到榕树下,找我爷爷帮忙。爷爷用强力胶把皮球修补好,小科掏出两块钱给爷爷,爷爷不收,只是指着脚下的纸板。 

  小科好奇地对同学邓攀说:“奇怪,那老头干活不收钱。” 

  “有什么好奇怪的,”邓攀说,“那老头有些傻,不但不收钱,你给他补的东西,他会一直保管好,哪怕下雨落雪也会在树下等你来取。” 

  真有这么奇怪的人吗?小科冒出一个恶作剧的念头,在垃圾桶里找一双破烂的旅游鞋,给我爷爷去补,一个月内不去取,看这老头会不会把鞋子扔掉。 

  那么破旧的鞋子,他没想到爷爷一声不吭就收下了,冼干净细细修补,两天后,那双鞋就摆在了榕树下。 

  小科当然不会去取鞋,每天悄悄绕到榕树后望一眼,那双鞋一直摆着。一个月过去了,爷爷每天还是准时出摊,在榕树下守着一双鞋子,守着自己的承诺和信用,等人来取。 

  雪花飘零,小科远远望见爷爷缩在树下,像一座固执的雕像,仿佛只要他还活着,就会天荒地老地守候下去。那段时间,小科不止一次想结束这个游戏,却不知该怎么对我爷爷解释。 

  终于有一天,爷爷从榕树下消失了。小科松了一口气,觉得可以把这事忘了,可是两天后,他又在布告栏看到那则寻鞋主的启事,听人说,老鞋匠贴完布告,回去时在雪地里摔了一跤,中风住院了。 

  刹那间,似乎有股重量压得小科喘不过气来。等到春天,老鞋匠也没有再出现,他就经常守在榕树下…… 

  “你想对我爷爷认错,对吗?”我冷冷地问,想到爷爷居然被一个恶作剧绊倒,一股苦涩和疼痛往上翻涌。 

  小科嗫嚅着:“我想对爷爷说……说……” 

  他说不下去了,眼里迅速汪满了泪。 

  我长长叹口气:“现在你说什么都不重要了,但我知道爷爷的心事,你把鞋子取回去,爷爷就安心了。” 

禁止将文章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未经主办方(人民银行武汉分行、湖北省教育厅)授权不得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