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国家信用服务现状:北线13国

信息来源:中国网     发布日期:2017-05-19    【字体: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全球经济低迷、复苏缓慢,不仅发达经济体总需求疲软,新兴经济体也面临困难。而中国历经20多年迅猛发展,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这也要求中国应对世界局势、国际格局贡献智慧和发挥影响。“一带一路”战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

  三年来,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响应支持,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中国签署合作协议,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投资已达500多亿美元,与沿线国家新签承包工程合同1.25万份,三年累计合同额2790亿美元,带动了沿线各国经济的发展,为东道国增加约18万个就业岗位、近11亿美元的税收。

  信息不对称是最大挑战

  “一带一路”对全球经济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对中国企业来说,更是蕴含诸多巨大机遇。据中国政府公开信息,中国各地方“一带一路”拟建、在建基础设施规模已达1.04万亿元,跨国投资规模约524亿美元。但企业在真正“走出去”过程中、将业务和交易落地别国时,又面临了诸多挑战,例如:

  对沿线国家的商情、民情不熟悉;

  对来自政治、政策和地缘的风险认知不够;

  对各国各行业监管体系不熟悉;

  与各国不同信用体系的接轨难;

  无法真正了解交易方、合作方企业真实情况……

  目前,国内已有信用评级机构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基于具体国情及综合风险评估的风险路线图的刻画,其评价维度包括:政治、经济、金融、财政、国际收支与外债保障能力等。这种主权信用评级有助于国内投资者了解沿线国家的政治稳定情况、经济发展走势、财政稳健度、外债偿付能力等。

  但此类针对国别和区域的信用评级、投资指南,仍无法满足对外投资企业在商务过程中对国外合作上下游企业、交易对手信用情况分析的需求,如评估目标企业的基本实力、偿付能力、履约情况、信用记录、甄别企业信息的真实性等。

  海外征信需求激增

  过去,西方国家企业在拓展本土外业务时,已有邓白氏提供针对海外企业的征信服务,帮助其挑选合格的交易方,规避交易中的信用风险。过去10年中,其数据库已经搜集了不少于130多万家中国企业的信息。

  “一带一路”项目大多投资额度大、周期长、风险高,且沿线国家多为新兴经济体,其国内的信用服务基础设施并不完备,更需要由有实力从事海外企业征信的第三方征信机构、评级机构进行跨境合作,来支持“一带一路”,为中国企业的“走出去”提供决策支持。

  北线13 国宏观投资风险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按照地缘、交通便利性,划分为北、中、南三线及海上丝绸之路:

  北线:中国--中亚--俄罗斯--欧洲 (波罗的海);

  中线:中国--中亚--西亚--波斯湾--地中海;

  南线:中国--东南亚--南亚--印度洋;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印度洋--欧洲。

 

  总体而言,“一带一路”北线13国的宏观风险主要源于政局和政策不稳定,由此引发如宏观经济下行、商业环境欠佳、个别国家存在法律风险等一系列消极因素。该地区政局动荡因素主要集中于乌克兰、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等国。

  以乌克兰为例,因危机持续时间长、涉及广,与俄关系难以好转,给未来局势带来诸多的不确定因素;加之其商业环境恶化严重(政府效率低下,税制复杂,东部交通受损,劳动力流失),即便政府制定政策改善投资环境,效果也并不明显。

  近年来,蒙古国的政治风险也呈上升态势。自2014年蒙古前总理被弹劾,蒙古国开始多党共同执政,同时民族民粹主义趁机抬头,更是给地区稳定、经济发展、国际合作带来负面影响。

  另外,宏观经济的运行还受到国际经济环境变化的影响,尤其对经济结构单一的国家,影响更加明显。蒙古国受国际原材料市场价格下行影响,经济增速也随之放缓。

  北线13国中,土库曼斯坦可算特例,尽管政局稳定、宏观经济运行平稳上行、主权信用较好,但其经济体制却相对封闭,法律法规与国际通行做法存在较大差别,例如关于外国投资保护方面的法律不健全,被征收风险较高,执法随意性较强等。

  综上,对目标国别、地区的宏观环境进行全面了解,旨在帮助企业在实施“走出去”战略之前,优化战略方向、做好风控准备。

  北线13 国海外征信现状

  中国企业在走向不同国家市场时,面临不同的政治体制、市场环境以及民族宗教文化,也迎来了新的合作方和交易对手,更需要由独立、客观、公正的第三方来为走出国门的交易双方进行资信调查和信用咨询,减少国内外企业间的信用不对称,保障交易顺利进行。

  据了解,中国企业在做海外项目时候,常会收到对方提出的“提供资信证明”的硬性要求,宸信征信就曾为国内制造业企业出具信用报告,作为该企业的信用背书。

  部分企业在做海外项目时,会遇到“本土化”的问题。例如,中石化在海外的某炼化项目,签订合时对方就要求项目“本地化”,即按比例录用当地员工、按比例选用当地供应商。在录用当地人员、选择当地供货商时,对两类主体信用进行系统全面的评估,对中方公司来讲,可有效规避信用风险、降低交易成本。

  针对中国“走出去”企业逐步攀升的海外征信需求,宸信征信凭借自有全球资源网络、多语言能力,已搭建起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区域的跨境征信网络,可以为中国企业提供全业务链的信用管理服务。

  北线13国大多是新兴经济体,属发展中国家,其商业信用环境、企业征信体系均不如西方发达国家成熟,但基础征信体系已经建立。从宸信征信的全球征信业务平台上,已经可以获得北线13个国家所有企业的征信报告,且报告数据维度较为丰富,能够完全满足征信和信用评估的需要。

                                                                    图2:某哈萨克斯坦企业征信报告样例,图片来源:宸信征信

  如样例所示,报告的信用级别提供总体诚信刻度评判;注册信息、工商变更、地址信息、员工人数判断企业基本实力情况;股权结构、法人高管信息等进行股东关联;涉诉信息关系企业历史信用记录;财务数据评判企业财务质量;主要进出口地区、主要客户、主要供应商信息判断企业经营稳定性。

  战略发展,信用先行

  “一带一路”战略蕴含着巨大发展机遇,同时也面临着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和金融环境,能否准确识别沿线各国、各区域风险特征,制定有针对性的建设和投资计划;能否将风险把控从宏观信用评级细化落实到对经贸、合作个体的信用进行有效管理,是该战略能否顺利推进、参与企业的利益能否最大化的关键。

  目前,我国的信用评级机构普遍缺乏跨国作业能力和国际评级话语权,同时对评级的监管、标准、信用、征信与他国相比存在差异,应尝试联合各类信用服务机构,如第三方征信机构、咨询公司等,为政府、中国企业、金融机构、个人提供全业务链的跨国信用管理服务。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