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诚实守信模范候选人易勤

信息来源:信用黄石     发布日期:2017-05-09    【字体:

W020151211555810756027.jpg

  易勤,女,1965年10月生,武汉市东方红食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她为了信守对10名智障员工许下的“只要我有一口饭吃,决不丢下你们”的承诺,10年来先后卖掉、抵押两处房产往公司贴钱,用于采购原料和支付工资,在累计亏损近80万元的情况下,仍坚持留用这10名智残工人。她以诚信经营为己任,坚持用道德良心做放心食品,食品合格率连续多年100%。被誉为“助残犟妈”、“诚信犟妈”。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助残先进个人、湖北省道德模范等荣誉称号。

  诚信犟妈坚守良心助残9年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埃……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2014年4月16日上午,武汉市东方红食品有限公司内,智障工人在经理易勤的带领下,随着音乐唱起《感恩的心》。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沈跃跃听着、看着,眼圈红了,重重鼓掌。

  10年前,易勤经营的食品公司每年盈利40多万元,那时公司没有智障员工。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几名智障青年被人欺负,她毅然决定接收他们进厂做工,事情传开后,又有一批家长带着智障孩子上门。易勤接收下他们后,像妈妈一样教他们劳动,照顾他们的生活。

  由于智障员工“不出活”,产量上不去,原来那些正常的职工纷纷离厂,公司经营状况不断恶化。虽然福利企业有退税,但每年仍需倒贴七八万元。但易勤仍然坚持用这些智障员工,每人按月发1100多元工资,买600元左右“五险”。为支撑公司运营,2005年,易勤将汉阳一套30平方米的老房卖了6万元,弥补厂里亏空。2007年,她将位于复兴村的第二套房子抵押20万元,用于购买原料和发放员工工资。10年间,曾经盈利的企业亏损80多万元。亲友们多次劝她放弃智障员工,她总是倔强地摇摇头。易勤说,“公司垮了,这些智障员工的家就没了。” 亲友们说她是又“犟”又“苕”,九头牛也拉不回头。

  在公司最困难的2013年,易勤实在撑不住了,对“伢们”和家长们说出了公司的真实情况,很多家长听了后急得流泪。但她对家长们表态:“请大家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绝不会让‘伢们’没有饭吃。”那一刻,全体家长都哭了。易勤就是这样“犟”着对智障员工不离不弃。易勤说,与这些“伢们”相处时间长了,自己和他们结下了割舍不掉的感情。一想“伢们”离开后可能再度遭遇欺侮和歧视,她就感到害怕。她习惯称这些“长不大的孩子”为“伢们”。

  多年来,易勤不仅不让智障员工受歧视,还让他们感受到自尊和快乐。她的公司禁止说“苕”(武汉方言“傻子”之意)和“不清白”(武汉方言“糊涂人”之意)。易勤说,“有时候管教他们,只用说一句话就行——不听话就回家!因为他们谁也不想回家。” “伢们”在公司不仅找到了交流的同伴,还从劳动中感受到自食其力和被需要的快乐。

  自2013年5月以来,“助残犟妈”易勤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全国关注,2014年元月初,央视《新闻联播》连续三天播出她的故事(两天为头条);《人民日报》、新华社刊发长篇报道宣传。 2013年8月,在大连举行的智障人就业国际研讨会上,易勤上台发表了题为《让残疾人圆梦中国梦才更完整》的主题演讲。

  诚信厂长爱心产出纯净食品

  这些年来,市场上“毒大米”、“毒奶粉”、“苏丹红”、“瘦肉精”等层出不穷,食品安全问题令人忧心忡忡。

  “伢们”的智力仅相当于几岁的儿童,劳动效率大概只有健全工人的五分之一。带领这样一群特殊工人,易勤却做出了合格率100%的优质产品。

  员工们进入车间后,易勤要把每人要干的活一样一样安排好,否则很多人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就连洗手消毒、拖地、封装这样的事,易勤也要喊着“一二三四”,配合肢体语言手舞足蹈地示范,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位保姆或幼儿园教师。

  “跟这些伢们沟通,一句话可能要重复一百遍,天天讲年年讲,他们才能记得住。”由于长年用嗓过度,她的咽部长满了息肉,声音长期嘶哑。为此,她特地配了一个扩音器,上班时就斜挎在身上。

  “我们厂房的洁净度达到了医院手术室的标准。”易勤的丈夫刘宏涛说。按照要求,在进车间生产前,员工们要洗手消毒,换衣换鞋,不能用手直接接触原料。车间里原来没有空调,但大家在夏季仍要戴着24层的口罩工作。这些健全人都难以坚持的事情,这些智力有缺陷的员工都做到了。

  “洗手消毒说五遍就是五遍,从不打折扣。换完工衣,两工友之间要互相摘掉对方身上的细小纤维和毛发,半根头发都能发现。”在易勤眼里,这些智障员工虽然接受能力差,生产效率不高,但他们心思单纯,是非分明,更不会投机取巧。一旦训练出来之后,做起事来个个一丝不苟,一举一动都齐整规范。操作中精益求精,检查质量一丝不苟,一等品由原来的23.5%上升到99.7%。十几个伢包的产品看不出丝毫差别,每箱产品打开后你会惊奇地发现,连中英文的朝向都是一个方向。

  一位食品监管干部说:这个厂多少年了,随时来都经得起检查,没有几个企业能做到!一位中央媒体的记者连续跟踪采访后感慨:这些智障孩子做出了可以称作奢侈品的食品,太神奇了!

  尽管精疲力竭,即使工人们下班了,易勤依然不能休息。“伢们”经过充分训练之后,对产品质量的把关十分严格,但同时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他们会把所有看上去有瑕疵的产品都挑出来放在一边。

  于是,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总会积累下一大堆“不合格产品”,而其中的许多可能根本就没有问题,如果扔掉会造成巨大的浪费。这时候,易勤两口子就只能亲自上阵,把那些“不合格”产品再返工一遍。10年来,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午夜。

  在易勤的躬身示范下,工人们身上烙下了鲜明的“东方红”印记。“虽然连年亏损,但从没有想过在产品质量上动歪脑筋。从做老板赚钱的角度看,我们是败了,但是论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我们胜了。”历经企业发展的风风雨雨,易勤夫妇平静地说。

  东方红食品厂挂满了各种荣誉。智障员工最看重的,是一块“食品安全示范企业”奖牌。一家著名连锁超市采购部的彭经理与该厂已有近十年的业务往来。他介绍,全省600个销售网点中的400家都销售着东方红出的产品,产品销售最高峰时一个月能销售350件左右,不少回头客都是冲着东方红的品质和信誉。

  诚信公民奉献创造和谐安宁

  与其他工厂不同,东方红食品厂每年有两次“家长会”,已经坚持举行了7年。通报工人工作情况,听取家长建议,搭建沟通桥梁,是家长会雷打不动的主题。

  智障员工的家长们对易勤充满感激,他们说,“犟妈”的义举,不光解决了孩子们的就业难题,更帮助了他们的家庭,“为社会和谐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

  到东方红食品厂工作前,残疾员工徐丰没少受欺负,脾脏都被人打破了。在易勤那里,徐丰获得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尊重和包容。

  母亲周女士在发言时感慨,多少次徐丰不懂事地与易勤争吵,但易勤从不责难埋怨,像母亲一般无私待他。“我们不指望孩子赚钱,但他们有了工作,这就帮助了一家人,拯救了一个家庭,也给社区带来了安宁。”发言中,家长们表达了共同的感受。

  36岁的黄佳玮,曾在一家洗车店打工。有一次在工作中不小心从高处摔下来,多处骨折。老板没有任何赔偿,反而扣发了当月工钱后把黄佳玮开除了。黄佳玮的父亲带着他上门说理,老板叫人将父子俩赶了出来。

  27岁的马宁,一场大病后落下了智力残疾,父母好不容易给他找了份工作,可只干了三天,经理就不让他再去了。“他是个傻子,我们怎么能收留呢?”拒收马宁的单位经理说,“我们又不是一个慈善机构。”听到儿子被单位经理辱骂,马宁的父亲一气之下,竟拿刀砍了对方,因此被判了3年刑期。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家里有一个智力障碍患者,就意味着这个家庭要承受着歧视、背负着包袱,而这个患者如果无事可干,更可能会成为家庭、社区乃至社会的不和谐因素,这反过来会更加家中家庭的负担。易勤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不断有残疾孩子的家长打电话给她,希望能够把孩子送到厂里工作,联系电话记录了厚厚的一本。易勤说,“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公司新厂房已建好投产,产量也上去了,东方红效益也好了,现在有能力把助残这件事做得更好,争取接纳更多的残疾工人就业。”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