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岁“诚信老妈”为去世儿子还债六年

信息来源:丹东新闻网     发布日期:2017-03-02    【字体:

Cgqg11i3ZBKAQ2XmAAEgKRvno9M641.jpg

  2月28日,又到了开养老金的日子,家住广济街道县前一社区的战自龄一大早就去家附近的银行取了钱。一共2100元,她分成了四份:800元为儿子还债;700元用来买药;200元攒起来给孙女上大学;剩下500元用来买菜和零花。这就是一位77岁老人养老金的分配方案。6年来,她都是这样数着日子和钱度过的。为了诚信,战自龄给自己定下目标:每年还债1万元。

  儿子重病离世 留下9万元债务

  2011年,刚刚痛失老伴的战自龄再一次遭受人生重创:年仅39岁的儿子车向东被查出患有肝癌。眼看着儿子年轻的生命即将陨落,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每天她都在痛苦中煎熬着。

  那时,战自龄每月只有1000元的养老金,给儿子车向东治病却需要10万元之多,这对于她来说就是天文数字。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被病痛折磨,就算有一丝希望也要全力一搏。于是,战自龄带着车向东挨家挨户去亲戚家借钱,她用自己的诚信担保,儿子车向东病愈后一定会努力赚钱还给大家。

  就这样,在亲戚们的帮助下,车向东终于凑够了医疗费,启程去上海一家医院治疗。可天不遂人愿,经过两个半月的治疗,车向东还是带着遗憾离世了。

  车向东生前与妻子离异,女儿自小就由母亲战自龄抚养。他离世后,留给战自龄的除了一个年幼的孙女外,还有9万元债务。亲戚们了解战自龄的情况,有的主动提出钱不用还了,可战自龄不同意,她说,钱是她做担保为儿子借的,儿子去世后理应由她来偿还。

  为了诚信她6年来“勒紧裤腰带”

  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如何偿还如此之巨的债务?惟一的办法只能是“勒紧裤腰带”。6年来,战自龄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每月开养老金,她第一件事就是拿出一部分攒起来,等攒够了一定数目就拿去还给亲戚。因为年过七旬,她说自己已经是“熟透了的瓜”,因而“时间紧任务重”。于是,她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每年至少还1万元债务。

  战自龄没有其他赚钱的方法,多病的身体也不允许她过度劳累,所以攒钱只能靠“勒紧裤腰带”。采访时她对记者说,反季蔬菜又贵又没有营养,她基本不吃,到了冬天,只吃萝卜、白菜和土豆。就这“老三样”,她反反复复地做着吃,除非孙女在家,她才能到菜市场买点“罕见”的蔬菜和水果。

  “欠别人的钱,心里总是着急,恨不能一下都还清了。”战自龄说,有一年,她弟弟想买房但钱不够,就向别人借了钱,因为她还欠着弟弟2万元,她听说后十分着急,就把自己的生活费减了又减,终于在年底把弟弟的2万元还上了。

  虽然亲戚们都对战自龄说不着急用钱,但战自龄自己知道,谁家没有个大事小情?她要尽可能快一点把钱还上,甚至有时做梦都在为还债苦恼。

  “没还完的债”激励她从昏迷中苏醒

  随着年龄的增长,战自龄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在她家采访时,记者打开了她的药盒子,数了数有十多种药,有治疗高血压的、心脏病的、胆结石的、骨关节病的、眼疾的……战自龄说,现在每个月用来买药的花销很大,大约需要七八百块钱。

  去年8月的一天,战自龄自己在家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等她再醒来时,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全身敷满了冰袋。原来她是因胆总管结石加上胆囊炎发作,致使高烧40摄氏度,昏迷了过去。幸亏女儿到她家探望,发现后给她送去了医院。

  接连两三天,战自龄始终昏睡着,半清醒半迷糊的时候,她一直在想:“我不能死,我的债还没还完,我要坚强地活下去。”也许正是这种信念支持她,让她从昏迷中苏醒,最终战胜了病魔。

  还差3万元还清债务

  这些年不断有人质疑,战自龄这样一个体弱多病的七旬老人怎么可能还这么多钱。战自龄笑着说,是党的政策好,才让她这个老太太有了还上“巨额”欠款的能力。这些年来,养老金每年都有所上调,这让她完成任务比之前轻松了不少。

  作为老党员的战自龄没有其他办法表达感激之情,只能通过交党费来表达她对党的信仰。即使经济再紧张,她都不忘第一个去社区把党费交了。

  要强的战自龄在采访时没有掉一滴眼泪,但记者能从她的眼神和叹息中体会到她这些年来的艰辛。目前,战自龄仅差3万元就还清了所有债务,一说到这里,老人略显轻松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