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实社会信用基石 推进“信用湖北”建设

信息来源:省信用办     发布日期:2017-07-21    【字体:

在中国城市信用建设高峰论坛会上的发言 刘孟辉

尊敬的连维良主任、各位领导、各位同事:

  大家好!非常荣幸,能有机会向大家汇报湖北的信用立法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相关工作情况。
  2017年3月30日,湖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湖北省社会信用信息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17年7月1日起施行。这应该是全国首部包括公共信用信息和市场信用信息在内的地方性法规,《条例》包括总则、信息归集、信息披露、信息应用、信息安全与权益保障、法律责任、附则七章44条。《条例》在认真总结省内外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经验的基础上,广泛征求吸收各方面意见,确立了湖北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模式,对于夯实我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基础、深入推进“信用湖北”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条例》的出台,是国家发改委和湖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的结果。2016年8月8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同志、10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分别热情接待了湖北省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组一行,在充分肯定湖北省进行社会信用信息管理立法工作的同时,对《条例》提出了具体意见和建议,希望湖北在信用立法上先行先试,为信用立法探索经验。今年2月9日,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蒋超良同志与来鄂调研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同志专门就加强湖北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交换意见,并于2月22日认真审阅了人大常委会党组专题向省委呈报的关于社会信用信息管理条例立法情况的报告提出重要意见。 
  《条例》的制定,是认真贯彻落实科学立法和民主立法的要求。《条例》从起草到表决通过,历时三年多,经反复调研论证,广泛听取意见,省人大常委会四次审议后才表决通过,这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地方立法史上也是第一次,实属不易。
  下面我向大家汇报一下《湖北省社会信用信息管理条例》内容、作用,以及社会信用建设的两点建议。
  一、《条例》确立了“三个一”的信用湖北模式
  1、确立了一条工作主线:信用信息归集-信用信息披露-信用信息应用-信用主体权益保护。一是信用信息归集实行目录管理,明确了各地各部门归集报送信用信息的义务和责任;二是公共信用信息披露通过公开公示、授权查询、政务共享等方式进行,涉及自然人的公共信用信息通过本人实名认证查询、授权查询、政务共享的方式披露;三是《条例》明确了信用信息在两大方面的应用:第一是政府应用,包括部门(行业领域)内的信用分级评价和分类监管,部门(行业领域)间建立联合奖惩机制。第二是市场应用,包括鼓励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在开展市场交易、企业治理、行业管理、融资信贷、社会公益等活动中,依法查询信用信息、使用信用报告;鼓励和支持信用服务机构开发和创新信用产品等。四是《条例》明确要求制定信用主体权益保护制度,建立社会信用信息异议处理和信用修复机制,保障信用主体合法权益。
  2、确立了一个平台体系:省统一的信用信息平台-省直部门和市县汇集系统-信用湖北网站群-信息安全保障。《条例》指出,省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全省统一的社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通过汇集系统与有关部门、组织和地方建立的信用信息服务系统互联互通,实现社会信用信息跨部门、跨领域、跨地区共享使用。充分明确了全省统一的社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的核心枢纽地位和信用汇集系统的桥梁作用。《条例》还明确要求省信用信息中心和信用信息提供单位应当建立健全社会信用信息安全管理和应急处理制度,采取安全保密措施,保障社会信用信息归集、查询、披露和应用全过程的安全。
  3、确立了一套推进机制:组织领导-责任义务-制度保障-宣传教育-目标考核。一是明确了省市县三级基本形成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领导决策、发展改革部门综合协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成员单位以及其他有关部门和组织分工落实、省信用信息中心技术保障的组织架构;二是明确了有关部门和组织按照各自职责,做好相关领域社会信用信息归集、披露、应用及其管理等工作的责任义务;三是明确了省人民政府发展改革部门要组织或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建立健全信息目录、主体编码、信息查询、信用评价、信用服务市场、信用联合奖惩、信息安全保护等方面的制度保障;四是鼓励各媒体通过新闻报道、公益广告等形式,宣传和普及社会信用知识,弘扬诚信文化,营造诚信氛围;五是明确将社会信用信息管理工作纳入目标责任制考核体系。
  二、科学合理定位,明确调整范围
  在立法过程中,有关方面对制定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条例还是社会信用信息管理条例存在不同意见。从社会信用信息管理的理论和实践看,社会信用信息主要包括公共信用信息和市场信用信息,涉及不同主体,仅对公共信用信息进行规范难以满足实践和发展需要。考虑到公共信用信息和市场信用信息的法律关系和属性不尽相同,不同主体在信用信息管理中的权利和义务也有区别,条例将社会信用信息分为公共信用信息和市场信用信息予以分类调整和规范。同时,对社会信用信息的概念作出规定:“社会信用信息是指,可用于识别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信用状况的数据和资料,包括公共信用信息和市场信用信息。”此外,分别对公共信用信息和市场信用信息均作出明确界定。
  三、厘清各方职责,推动社会共建
  明确政府及主管部门在社会信用信息管理中的职责,有利于防止多头执法和相互推诿。为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实现社会共治,条例规定:一是明确政府在社会信用信息管理中的职责,要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明确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机构和专门人员,保障工作经费,并将社会信用信息管理工作纳入目标责任制考核体系。二是明确发展改革部门是社会信用信息的综合协调和监督管理部门,征信业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做好金融信用信息和征信机构的监督管理工作,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成员单位以及其他有关部门和组织按照各自职责做好相关工作。三是对信用服务机构、行业协会、其他企业事业单位和组织的职责作出规定。四是规定省人民政府应当建立统一社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通过汇集系统与有关部门、组织和地方建立的信用信息服务系统互联互通,实现社会信用信息跨部门、跨领域、跨地区共享使用。同时,充分发挥现有信用信息系统的作用。五是对省人民政府设立的信用信息中心的职责作出规定。六是注重发挥社会公众、新闻媒体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的作用。
  四、实行目录管理,完善归集方式
  当前,公共信用信息的归集存在法律制度不健全、归集范围和标准不统一、归集方法和程序不规范等问题。对公共信用信息归集进行规范,不仅有利于保障公共信用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和权威性,而且有利于防止信息提供单位权力滥用、损害信用主体权益。据此,条例规定:一是规定公共信用信息实行目录管理,并对目录的编制、批准、公布程序以及社会信用信息内容、格式、使用权限、归集和披露方式、提供单位等要素作出规定。二是明确应当纳入目录管理的信用信息的范围,包括公共管理和服务中反映信用主体基本情况的登记类信息、具体行政行为中反映信用主体信用状况的信息、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信息、信用主体受表彰奖励以及参加社会公益和志愿服务等信息。三是对信用信息提供单位提供信用信息的原则、技术规范以及省信用信息中心归集信用信息的职责、要求等作出规定。四是为保护自然人、法人的信用信息,对信用服务机构、行业协会、其他企业事业单位和组织归集社会信用信息的原则、要求等作出规定。
  五、规范信息披露,促进信息共享
  归集的社会信用信息对外披露,应当更好地为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和社会公众提供查询服务,明确社会信用信息的披露和查询方式十分必要。为此,条例规定:一是对公共信用信息实行分类管理,其披露方式包括公开公示、授权查询、政务共享,并对自然人、法人和其他市场主体、社会组织信用信息的披露方式分别作出规定。二是分别对依法应当公开的公共信用信息、依法不能公开的公共信用信息的查询方式及要求作出规定。三是规定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信用信息的披露和查询按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执行。在调研过程中,有关方面提出,当前存在信用信息共享难等问题。为了破除“信息壁垒”和“信息孤岛”现象,推进社会信用信息资源共享,条例对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和组织,信用服务机构、行业协会、其他企业事业单位和组织以及省社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与国家和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信用信息平台进行信息共享和数据交换的情形、程序、要求等作出规定。
  六、强化信息应用,形成奖惩合力
  应用信用信息才能实现信用信息的价值。为了推进信用信息的应用,条例规定:一是对公共信用信息评价规范作出规定,要求省人民政府发展改革部门组织有关部门制定公共信用信息评价规范,报省人民政府批准后向社会公布。二是对公共信用信息提供单位对其履职过程中产生或者掌握的信用信息进行记录和评价的原则、要求、程序等作出规定。三是对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和组织以及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查询信用信息、使用信用报告的情形、要求等作出规定。四是对信用服务市场的规范、信用服务产业的发展、信用产品的应用等作出规定。条例规定:一是对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联动机制及清单的制定主体、程序作出规定。二是规定未经依法确认的公共事业及物业管理欠费信息不得作为实施联合惩戒的依据。三是对守信信用主体、失信信用主体依法可以采取的一般激励、惩戒措施作出规定。四是规定国家机关可以根据履职需要建立严重失信名单,规范名单纳入程序和条件,并向社会公布。五是明确应当纳入严重失信名单的行为,包括严重损害公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的行为、严重破坏市场公平竞争秩序和社会正常秩序的行为、有履行能力但拒不履行、逃避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行为、拒不履行国防义务,危害国防利益的行为等。六是明确纳入严重失信名单的信用主体依法可以采取的特别惩戒措施,包括限制从事特定行业或者项目、限制任职资格、限制从事特殊市场交易、限制授予荣誉和融资信贷、限制高消费以及有关消费、限制出境等。                                 
  七、保障信息安全,维护主体权益
  在立法过程中,信用信息安全引起各方面高度关注和重视。为加强社会信用信息安全管理,条例从以下方面作了规定:一是制度层面,要求省人民政府发展改革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信用信息安全保护制度;省信用信息中心和信用信息提供单位建立健全社会信用信息安全管理和应急处理制度,采取安全保密措施,保障社会信用信息归集、查询、披露和应用全过程的安全。二是技术层面,规定省社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和其他各类信用信息服务系统,应当符合国家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要求,保障社会信用信息系统正常运行和信用信息安全。三是操作层面,规定从事社会信用信息管理和服务的机构及其人员,不得非法提供、披露和使用信用信息,不得篡改、虚构、泄露、窃取和买卖信用信息。
  赋予信用主体提出异议申请、修复信用和删除信用信息等权利,明确权利救济途径,有利于保护信用主体的合法权益。条例规定:一是赋予信用主体“异议权”,规定信用主体认为省信用信息中心记载的社会信用信息存在错误、遗漏或者侵犯其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等合法权益的,有权向省信用信息中心提出书面异议申请,并说明理由。同时,对省社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处理异议申请的工作程序作出规定。二是赋予信用主体“信用修复权”,规定信用主体依法纠正失信行为、消除不利影响,可以向信用信息提供单位提出信用修复的申请,并对信用修复的要求、方式以及处理程序、结果等作出规定。三是赋予信用主体“信息遗忘权”,规定信用主体可以向省信用信息中心申请删除其表彰奖励、志愿服务和慈善捐赠等信息,省信用信息中心应当及时删除并归档管理。
  八、健全法律责任,推动职责落实
  为了明确社会信用信息管理中的法律责任,推动各方主体责任的落实,条例规定:一是对违法行为的处罚作出衔接性规定。二是为保护信用主体的合法权益,对篡改、虚构、泄露、窃取和买卖信用信息,未履行保密义务以及超出法定或者约定范围披露、应用信用信息等行为规定相应法律责任。三是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以及信用服务机构、行业协会、其他企业事业单位和组织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分别规定法律责任。四是对在信用信息采集、归集、使用等过程中损害信用主体合法权益的民事责任承担作出规定。
  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相关建议
  一是建议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立法工作。“法无授权不可为”,建议国家加强顶层设计,抓紧推进信用立法,特别是信用服务机构备案、信用服务市场的规范和发展等盲点区域的立法工作,以便地方在制定相关政策和实施奖惩具体措施时有法可依、于法有据。
  二是建立和完善工作保障机制。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的部门多,范围广,建议国家成立国家信用办挂靠国家发改委,省级地方政府设立专门的信用工作机构,以便更好地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汇报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相关链接